cbk

2021/8/28 1:55:47 28 0评论
cbk


瑞信也可以说是祸不单行。


  在Archegos 危机出现数周前,瑞信的管理层已因 供应链金融公司Greeill倒闭而压力倍增。


  瑞信在本月早些时候关闭了其持有Greeill债券的 100亿美元供应链金融基金,并对其资产管理部门进行了整顿,以缓解外界对其质疑。


  外媒称,这两起事件将引起对瑞信严格的 监管 审查


  另外,瑞信也是今年SPAC 热潮中最大的承销商之一,而 这一热潮 也已受到 美国监管机构密切关注。


  瑞信已经表示,与Archegos和Greeill的交易都需要“进行实质性的进一步审查”。


  它说其董事会成立了一个危机小组,并聘请了外部帮助进行调查。


  截至 5月14日当周,原油 库存 增加130万桶,路透调查中分析师 预估为增加160万桶。


  美国 汽油和包括柴油、航煤和煤油在内的 馏分油库存降幅超过 预期


  馏分油库存 减少230万桶,至1.321亿桶,为一年来最低。


  预期为减少38. 6万桶。


  Colonial公司管道系统在其网络遭到勒索软件攻击后被迫关闭了几天。


  美国东南部的 燃料供应减少,价格急升,消费者因担忧供应短缺,开始抢购燃料。


  汽油库存减少200万桶,至2.342亿桶,预估为减少88.6万桶。


  汽油产品供应量这一衡量需求的指标大幅增加5%,至920万桶/日。


  黄金交易提醒:华尔街仍看好本周 金价,美国CPI再度来袭!周一(6月7日)亚洲时段,现货黄金持稳于1891附近。


   上周五(6月4日)非农 数据再度不及预期,令金价探底回升,也让美联储有了更多的机会继续维持宽松政策,这些有利于金价上涨。


  不过,耶伦再次提到加息,上周五隔夜逆回购交易量升至历史次高,这有可能给金价的 上行带来威胁。


  本周重点关注美国5月CPI、欧洲央行 利率决议及初请等数据。


  美国5月非农 就业人口不及预期:劳工部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55.9万,4月修正后为增加27.8万;经济学家对5月数据的预估中值是增加67.5万。


  失业率降至5.8%。


  雇主正增加雇员来满足需求的复苏。


    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可能存在一系列对美元走强的有利因素。


  尤其是当这些因素同时出现而产生共振效应时,美元阶段性走强的概率就很大,美元 升值的幅度也可能会大一些。


  尽管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将以基本稳定为主,但短中期内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仍有可能出现一定区间的双向 波动


    那种认为人民币汇率就此持续大幅升值是不切合实际的。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人民币仍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伴随着供求关系双向波动、弹性增大、小幅升值的可能性较大。


    唐建伟:虽然人民币汇率最近持续走高,但不会走出单边上涨趋势,国内外的经济情况也存在对人民币汇率走低的压力。


    一是中国经济2021年将是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而美国和全球可能是前低后高,下半年中美经济增速之差缩小或使人民币汇率承压。


  二是年内 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强概率较高。


  今年一季度美债收益率走高推动美元指数出现阶段性升值,下半年美国经济如果强劲复苏也可能再次导致美元走强。


  三是中美关系演变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中美博弈的方式可能有变,但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中长期战略取向并不会改变。


  四是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虽然放弃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但仍会通过一些政策工具引导市场预期,促成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特征。


    由于2021年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预计人民币汇率难有趋势性升值或贬值行情,2021年内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升破6或贬破7的概率都很小。


  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特征,延续稳中略升的趋势,预计维持在6.3—6.7的波动区间,全年汇率升值幅度预计将明显小于2020年。


    张明:人民币单边上涨的趋势不可持续,导致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都可能发生变化。


    首先,从美元指数来看,继续今年二季度快速回调的概率很低。


  毕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达到6.0%以上。


  随着产出缺口继续缩小,以及美国政府又推出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高于上半年。


  此外,近期美国通货膨胀率显着抬头。


  2021年4月核心CPI同比增速由3月的1.6%跳升至3.0%。


  近期美联储部分官员已经显着改变其之前温和的鸽派言论,开始转为讨论量化缩减的可能性。


    今年美元指数有望在87—94的区间盘整,中枢水平约在90—91。


  2021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


  到2021年第四季度,随着美国经济季度增速达到阶段性新高,随着美国长期利率的再度上升,美元指数有望显着反弹。


    其次,不要对 北上资金 将会持续流入A股市场过于乐观。


  从最近几年北上资金的流动来看,其波动性并不亚于国内资金进出A股的波动性。


  在特定时期,北上资金大规模撤出正是导致A股市场显着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


  迄今为止,北上资金的表现其实并不像长期价值投资者,更像擅长短期波段操作的投资者。


  今年春节后,北上资金大量抛售蓝筹龙头股的做法就是明证。


  因此,一旦近期A股核心资产价格显着上升,例如回升20%—30%后,北上资金可能再度由大规模流入转为显着抛售。


  不要认为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更不要认为短期证券投资流动可以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


    再次,随着全球疫情到达拐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逐渐收缩将是大概率事件。


  2020年,中国出口的强劲表现源于全球疫情暴发、疫情冲击错位与下半年全球需求复苏三个原因的叠加。


  2021年上半年,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大国疫情的反弹再度延续了疫情冲击错位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的短暂红利。


  但随着疫苗注射的加快以及疫情防控的强化,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加快复工复产,由此将会造成中国出口不可替代性的下降。


  这意味着2021年后几个季度,中国出口增速与贸易顺差将会双双逐渐走弱。


  随着全球服务贸易的恢复,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将再度扩大,因此经常账户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将会逐渐减弱。


    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6.2—6.7的范围内波动,具体到今年下半年,考虑到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走势。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 Xm官方中文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评论列表 (有 0 条评论,28人围观)
{百度自动收录Js} {360自动收录Js} {头条自动收录Js}